导航菜单

与特朗普为敌的美国社交媒体-天池水怪

1推特加大审查力度VS Facebook不做内容仲裁人

而在法律程序上,特总最新行政令亦并不属可强制执行的法例。一般而言,行政令是经总统签字后,下达给联邦政府的命令,无需经过国会批准,但内容不能超过法律所允许范围。若超出法律规定范围,可对其展开司法评估。

第一季Facebook广告收入为174.4美元,同比增长17%,较去年全年增速26.62%出现较大幅下滑。另外,公司披露第一季最后三个星期,平台广告需求及广告定价均出现了大幅下滑。而在四月份前三个星期,广告需求已开始企稳,大致与去年同期相仿。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格隆汇APP。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而在公司最新声明中,Facebook亦表示发对修改《通信规范法》第230条,原因是这样只会限制更多网上平台言论。

美国笔会(PEN America)CEO Suzanne Nossel便指,特朗普如果通过总统权力压制社交平台和用户,则该方法并非在保护言论,而是在扼杀言论。

(图源:富途证券)反应到个股方面,全年内美股社交媒体个股最新股价只有推特当前股价较年前出现下降。4月份至今,社交媒体个股股价集体狂奔28%以上。

但该言论随即遭到Dorsey反驳,他认为事实审查并不会让平台成为事实仲裁者,推特的目的是指出内容中矛盾的部分(通过建立链接的方式),展示争议内容,方便用户自行判断。

短短几天内,推特一个小小的为特总口嗨加链接暖心举动,不料却为整个社交媒体界招致极大的麻烦。一旦行政令对平台审查造成约束,不难想象社交媒体将会陷入何种乱套。

作者 | 史蒂芬老梦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美国社交媒体如今正面临着今年行业最大的挑战。而这场挑战的发起者正是他们的总统特朗普。

与特朗普为敌的美国社交媒体

面对特总的扬言关停,推特的回应就是加大对内容贴标签的力度。

(图源:富途证券)然而,面对特总行政令威胁,两大社交平台反应却迥异。特总与社交媒体的这场博弈可能会让今年本就前景充满不定性的行业更加迷乱。

Hofstra大学公关关系副教授Kara Alaimo(曾任奥巴马政府财政部国际事务发言人)的观点或可代表相当一部分民众的意见。

(图源:网络)素来以推特治国的特总显然有感到被冒犯,之后两日连续在推特上发推炮轰推特压制自由发声,并扬言要严格监管或关停社交媒体公司。

而如果按照行政令的初衷为准,即豁免不能超出一定范围,即不能以欺骗或以有关借口进行审查阻止用户自由公开交流,这时候“自由公开交流”又应该如何界定呢?

但同样受行政令影响的Facebook反应则佛系得多,周四在电视采访中扎克伯格表示,其深信Facebook不会成为用户发表事实的仲裁人。

按Facebook在声明中的观点,若修改或去除《通信规范法》第230条,社交平台如果因为内容审查而被视为发布者而要对数十亿用户发布的内容负责,可能因为平台上的争议言论受罚,结果只会导致平台更审慎地审查内容——用户发声的渠道可能更少。

此前美国《通信规范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条列明Facebook、推特、谷歌等互联网公司享有豁免权,不被视为用户所发信息发布者,从而保护在线平台免于承担大部分内容相关责任。

(图源:推特)推特发言人表示,此前作出修改的推文包含“可能造成误导的内容”,且之后的事实审查措施符合公司策略。公司CEO Jack Dorsey周三更是连续发推表示绝不降低事实审查力度,并将继续指出推特上不正确或有争议的信息。

近期社交媒体板块虽然看涨声一片,但背后可能是暗流涌动。

而若《通信规范法》第230条对社交平台的豁免最终遭修改,社交平台就很可能因为审查不得不趋严而流失相当一部分用户。

3悬而未决目前,特总的行政令在美国引起的争议颇大。

但特总昨日签署的行政令表示不允许部分社交平台可以筛选用户所能接触到的信息。当平台进行信息筛查的时候,它们将不再是“消极告示板”,而应当被视为内容生产者。

(图源:白宫官网)行政令还指推特、Facebook、Instagram及YouTube正用其极大的权力干预用户对公共事件的解读,并审查、删除、控制用户所能看到的内容。

受消息影响,截至昨日收盘,Facebook及推特股价分别跌1.61%及4.45%。

当地时间28日下午,言出必行的特总在白宫签署行政令,以限制联邦法律对社交媒体平台提供的广泛法律保护。

如果站在推特的立场,它的本意是提醒用户特朗普所指关于邮寄选票将造成舞弊选举的观点可能并不属实。如果因为行政令遭遇以后遭到禁声的话,用户可能看不到相反声音,某种意义上讲,这未必不算是阻止自由发声。

这时候,昨日特总签署的行政令会有什么潜在影响呢?

图片社交Pinterest 亦表示三月中旬开始广告收入大幅减速;推特第一季录得净亏损839.6万美元,低于市场预期净亏损1623万美元,去年同期则为净利润1.91亿美元。公司CFO Ned Segal 表示受疫情影响,广告主正开始逃离推特平台。

据牛津大学研究,目前推特上诸多关于疫情的不实内容仍未有添加标签,而这些内容的源头很多都是出自公众人物——包括社会名人及诸如特总这样的政要。疫情期间,该假消息可能令浏览的用户有性命之忧。

26日,特朗普发推表示邮寄选票可能会导致舞弊。按加州州长要求,加州所有居民都会获得选票。部分居民可能此前从未投过票,而受人唆使投票给指定对象。结果就是导致操纵选举(Rigged Election)。邮寄选票过程中还会发生诸多问题,如邮箱被盗、伪造选票、仿冒签名等等。

此前你侬我侬的特朗普与推特本周突然翻脸。

2社交媒体前景再生变数整个板块来看,美股社交媒体板块在3月18日探底之后持续回升,至今板块整体指数已高于年初水平。

她认为规范法230条应作出修改,但应该是以特朗普所持观点相反的方向作修改——即赋予社交平台更多的审查权,让其加大审查力度。Kara Alaimo认为当前社交平台最大的问题不是不能自由发声,而是充斥太多错误信息。

而在特总的牢骚底下,推特暖心地附上一条 “了解关于邮寄选票的真相” 的链接,潜台词显然是指特总的牢骚并无根据。

据IMF 4月份发布《世界经济展望》,美国今年GDP可能负增长5.9%。经济下行最先影响广告业,而广告业受影响,营收高度依赖广告业务的社交媒体则可能遭殃。

结合近年因为“剑桥分析事件”而吃到的连串官司,扎克伯格在电视采访表达明哲保身的观点其实并不意外。但在声明中,公司的意见同样明确——反对修改规范法。

言下之意,他也是认为推特的做法越界了。

最近美国互联网上的热点新闻是警员Derek Chauvin将一名非裔美国人George Floyd双手铐住并锁在地上导致其死亡的事件。然而事件发生后推特平台上有数百条推误认一个戴着红色棒球帽的男人为Derek Chauvin,推特都在推文后为图片添加标签“受操纵媒体”。

短期内,社交媒体业绩不确定性仍较大。而特总的冲冠一怒,则还有可能令其流失用户,伤害更深。

(图源:同花顺(300033,股吧)iFinD)

另外,此前Facebook同样有使用过事实审查的标签,只是通过第三方机构提供审查服务罢了。该做法同样惹来争议,但主要是因为第三方审查方无法审查平台上数十亿计的内容了引发不公平问题(部分内容可能不会被审查到)。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若社交平台最终失去豁免,为避免因为用户内容遭到责罚,平台只能从内容发布环节开始便更严格审核,最终能发布的内容将会越来越少。

对于社交巨头而言,行政令并不可怕。但如果立法的话,过往一周一直与特总争锋相对的推特与Facebook们将会陷入更棘手的困局。

但一往无前的市场走势背后,社交媒体在最新一季财报纷纷提示了广告业务下行的风险。

但雷厉风行的特总此前已表示,除签署行政令外,他还会就其倡议寻求立法。

亦即是说,特总针对的对象已经从推特上升到所有的主流社交媒体平台了。

这样一来,主流社交媒体平台和特总就必然站在对立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