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顿马拉松124年首次取消 面对恐袭也不曾止步-世界上最长的桥

发表时间:2020年05月29日 21:12:58内容来源:波士顿马拉松124年首次取消 面对恐袭也不曾止步

来自:波士顿马拉松124年首次取消 面对恐袭也不曾止步文章地址:http://safe.xytssb.com/5679455/614226.html

波士顿马拉松124年首次取消 面对恐袭也不曾止步

波士顿马拉松124年首次取消 面对恐袭也不曾止步

“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神话,在疫情中彻底破灭

相关推荐

美媒反思为何新冠疫情引发“美国悲剧”

波士顿马拉松代表了世界最高水平。本文图片 人民视觉 资料图面对着在全美不断蔓延的新冠疫情,124年未曾取消的波士顿马拉松,终究逃不过停赛的命运。29日,波士顿市长马蒂·沃尔什和主办方波士顿运动协会(BAA)共同宣布,原本已经推迟到9月14日的波士顿马拉松正式取消。“赛事的安全和健康是我们的首要目标,包括所有参赛者、工作人员、志愿者和观众。”波士顿运动协会CEO汤姆·格里克只能以线上虚拟赛弥补跑者的遗憾和经济损失,“虽然我们无法在9月带来波马,但是我们会史无前例地以线上赛的形式带来第124届比赛。”历史首次取消,波马改成线上赛“从目前的状况来看,我们无法让所有参赛者在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下,进行一场马拉松比赛。”在波士顿市政厅举行的最新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波士顿市长沃尔什宣布了2020年波士顿马拉松正式取消的决定,原定于9月12日举行的5公里活动也同时取消。对于一场延续了124年、连恐袭爆炸案都不曾取消的赛事来说,这个决定非常艰难。早在今年3月13日,波士顿运动协会已经做出了延期的调整——彼时,主办方计划将赛事放在9月14日举行,CEO汤姆·格里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做出这个决定是基于疫情可以在9月份得到控制。”很显然,从目前的状况来看,疫情防控在美国并不乐观。特别是马萨诸塞州的波士顿,如今已成为重灾区之一。在宣布波马取消的同时,市长沃尔什给出了波士顿的疫情数据——波士顿如今确诊病例达到12634例,死亡病例达到627例。正因如此,沃尔什才决定,“赛事在9月14日或今年的任何时候举行都是不负责任或不现实的。”“我们支持政府作出的决定。”格里克坦言波马取消是巨大的遗憾,但是为了参与者、志愿者和工作人员的安全,波士顿运动协会只能妥协,并且以线上赛的形式弥补遗憾。按照波士顿马拉松官网发布的公告,第124届波士顿马拉松的线上赛将在的9月7日至14日举行,参加虚拟2020波士顿马拉松赛的运动员将被要求在六小时内完成26.2英里的距离,并向B.A.A提供时间证明。所有完成虚拟比赛的运动员将获得一个正式的波士顿马拉松运动员t恤、奖牌和运动员号码簿。“取消比赛确实非常令人失望,但所有人都必须接受。”2018年的波马女子组冠军德西蕾·林登在接受《Runner’s World》采访时表示了理解,“我们都在焦急等待着赛事恢复正常,但是我们不能急功近利,以生命为代价去换取赛事举行。 ”损失惨重?经济收入可能少了2亿美元波士顿马拉松历史上首次取消,对于赛事主办方和波士顿这座城市来说,损失的不仅仅是一场节日般的体育狂欢。“我们将退还所有已经报名成功的参赛者的报名费。”在宣布取消之后,CEO格里克宣布了这个决定,“所有最初注册参加2020年4月18日活动的参与者将获得退款,包括9月12日的5公里项目。”事实上,早在波马宣布从4月延期到9月的时候,网络上就有一股质疑的声音——为什么波马只是选择延期,而非直接取消。对此,波士顿市长沃尔什就给出过答案,“波士顿马拉松每年为波士顿市带来超过2亿美元的经济收入,并为慈善机构筹集了3600万美元。”如今,沃尔什也再次强调了波马的中断对城市经济的巨大打击。“从经济角度来讲,这无疑是一次巨大的打击。”沃尔什在这场新闻发布会上说得很直白,“过去三个月的抗疫期,波士顿的经济已经受到了重创。我们的政府预算、餐馆和中小型都感受到了压力。如今,波马取消,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去面对这样残酷而艰难的现实。”据《波士顿邮报》报道,去年波士顿马拉松的全部经济收入差不多有2亿1100万美元,慈善筹款达到4000万美元。由于疫情,波士顿的城市经济今年不仅少了这么一大块入账,而且还要拨款175万美元用于疫情防控。“这是巨大的挑战,但迎接艰巨挑战就是波马的全部目标。”沃尔什强调,“我们有责任去帮助每一位马拉松跑者在虚拟线上赛同样感受到波士顿的马拉松精神。”他们都愿意随时取消比赛在死亡病例已经超过10万的美国,持续了124年不曾停歇的波士顿马拉松放弃最后的坚持,或许也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就如CEO格里克所说,“这不仅仅是波士顿马拉松一场比赛的事情,我们只是所有取消或延期的赛事中的一场。”当疫情在美国彻底爆发之前,洛杉矶马拉松还坚持让近3万名跑者参赛,沿途也有数万名观众加油呐喊。当时,社交媒体上就有非常多质疑和批评的声音,但是参赛者们并不太在意。“像我们这样坚持规律运动的人,基本上没有太大风险。”45岁的跑者杰森·雷德蒙德在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传达出这样的观点——经常锻炼的人,相比常人更不易感染新冠肺炎。但随着疫情的蔓延,显示病例证明,跑者并不能在这场疫情中完全幸免。《Runner’s World》就在近日采访了多位ICU重症监护室的医生,他们坦言,“在确证病例中,确实有一部分是经常参加比赛的马拉松跑者。”

美国阿帕拉契州立大学运动健康学教授大卫·尼曼也表示,跑步对于抵抗力的帮助也是有条件的。“以马拉松为例,42.195公里结束后,跑者受到呼吸疾病感染的风险比没有跑步的人高了6倍,而且高强度运动对于免疫系统的压力,会持续好几周。”且不论“社交距离”是否真的可以在几万人的大型赛事里“隔绝病毒”,光是42公里对于身体的消耗,就会让参赛者处于“增加感染危险”的状态。这也是为什么“六大满贯赛事”剩余的柏林马拉松、纽约马拉松、芝加哥马拉松和伦敦马拉松的主办方们都表示,如果影响了公众健康,他们随时都愿意彻底取消比赛。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马作宇